威博WeBet 1xbet公司 cmp冠军 威廉希尔

栏目导航

  1. 千金小姐ab
  2. 千金小姐ab精版图
  3. 千金小姐ab图
  4. 千金小姐ab版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千金小姐ab > 千金小姐ab > 正文

微信整顿等一系列监管重击 币圈暴富神话终结

更新时间:2018-09-05   浏览次数:

图:比特币。

  记者:赵一苇

  币圈暴富神话的终结

  从未来发展趋势来看,不排除后续会有更具系统性的政策出台。监管层或以规范区块链媒体为手段,进一步打击各类违规ICO和虚拟货币交易行为。

  一系列监管重击正在刺破币圈的暴富神话。

  尽管早有整顿趋严的风声,但在这一轮监管之前,币圈项目方仍然在以各种方式积极宣传融资,币圈自媒体依然在见缝插针地发布各种币价消息。直到8月21日晚间,微信突如其来的大范围封号行为正式点燃了他们的不安。

  对币圈公号而言,这次微信整顿的力度空前。封禁名单包括火币、金色财经、币世界等较高知名度自媒体,也有Token Club、吴解区块链等长期占据影响力榜单前位的头部大号。在8月20日发布的《新榜》区块链微信影响力前50位榜单中,已有7个账号在21日晚被封禁,包括虚拟货币、区块链世界观和币圈动向3个排位前十的大号。

  《中国新闻周刊》通过梳理清博大数据发现,被封禁的TokenClub和吴解区块链在7月区块链前50位微信号影响力排行榜单中还分别排在21位和26位,金色财经、每日币读等公号也曾进入该榜单的前50位。

  封号当晚,微信官方表示 ,被封公众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账号被永久封停。

  而这只是新一轮监管整顿带来的第一波震动。22日,网传的北京市朝阳区发布的《关于禁止承办虚拟币推介活动的通知》文件得到官方证实。

  《中国新闻周刊》从北京市朝阳区金融办公室获悉,北京市朝阳区金融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已于8月17日面向辖区内商场、酒店、宾馆、写字楼下发这一文件,要求辖区内各商场、酒店、宾馆、写字楼等地不得承办任何虚拟币推介和宣讲活动,如发现相关活动,需要向朝阳区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办公室及时报送情况。

  随后的8月24日下午,中国银保监会联合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 “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直指当前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的行为,炒作区块链概念,进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的活动。

  接连的监管整顿下,打着区块链旗帜的虚拟币项目方和业内自媒体都受到了强烈冲击。不少正准备ICO(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的项目方陷入停滞,许多幸存的微信公号也悄悄开始大量删除有关ICO的软文稿件,一些账号还提交了更名申请。

  “当下,币圈势必迎来一场行业洗牌。”币圈资深投资人和国内最大矿池F2Pool创始人毛世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此前行业处于拥有充分资金保障的极度扩张状态,累积了大量泡沫。在当前监管趋严和资金流动性下降的形势下,将有相当一批根基不稳、快速扩张的团队被刷下去。可能将迎来一轮币圈暴雷潮。”

  泡沫膨胀

  2017年,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价格屡创新高,巨大的增值幅度激发了投资客们对其底层技术区块链的好奇,新颖而高深的区块链概念一跃成为新风口。

  一年间,各种数字货币和替代性加密货币的价格暴涨,流传出各种版本的炒币暴富神话。在区块链与虚拟币交织的项目和媒体中,资本和投机者都呈现出潮涌之势,太阳娱乐城。 2018年,经过“3点钟无眠区块链”微信群中多位知名投资人的发声加持,区块链更是被扣上了“第一风口”的帽子,号称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各种虚拟币也更加火爆。

  “以前,谈风口等于谈钱。而现在,谈区块链和币圈等于谈暴富。”币圈资深媒体人陈伟对《中国新闻周刊》直言,“区块链的概念一火,热钱就冲进来了,但凡和区块链沾点边的项目很容易就能拿到钱。”

  在资本和造富梦的助推下,区块链俨然成为创业圈的最热项目,一路陡增的行业人数和薪资又进一步推高了区块链创业的热情。据BOSS直聘3月发布的《2018 旺季人才趋势报告》显示,区块链已成为2018年上半年招聘风口,其热度几乎盖过了人工智能(AI),整个行业平均薪酬达到2.58万元。

  “目前,区块链币圈的运营逻辑主要分为三大类。”毛世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产业链上游俗称“挖矿”,是通过芯片和数据挖掘技术以现实能源获取虚拟货币;下游是交易所和项目方,旨在将区块链技术用于解决现实问题的项目方又分为已有明确盈利模式与预期的类别,和目前尚不明确、依靠梦想和融资支撑的类别。

  在陈伟看来,当前市面上打着梦想旗号的区块链项目基本不靠谱,只为圈钱。而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也曾公开表示:“目前区块链还没有出现必须的应用场景,没有真正可落地的项目。大部分区块链创业者是绕圈子,最后就是发币。”

  事实上,正是大量涌现的发币项目为区块链创业添了最旺的一把火,在迅速收获巨额融资的同时,生造出体量巨大的行业泡沫。

  据火币研究院发布的《全球区块链产业全景与趋势报告》显示,2018年的数字资产众筹项目融资金总额大幅提升。其中,2月份数字资产众筹融资金额达到25.69亿美元,成为高点,截至4月份数字资产众筹融资金额11.45亿美元。从整体来看,2018年数字资产众筹融资总金额已超过2017年全年总和。

  “这时的行业正处于快速迭代的泡沫期,未来势必面临一场残酷的去泡沫化回归。”毛世行坦言,“但在泡沫存续期间,引发的一系列影响已经扰乱了行业生态,且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泡沫不仅存在于项目方中,燥热的市场也将泡沫迅速传导至新兴的币圈自媒体群。在项目方走向发币之前,如何借助媒体宣传造势获取交易所准入资格和投资客注意力则关乎成败。

  2018年1月,约有50个区块链自媒体横空出世,并在此后迅速赢得了资本的青睐。据智链财经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一季度就有15家区块链媒体获得融资,包括巴比特、币世界、深链财经、金钱报、区块之家、火星财经、耳朵财经、块连线、链天下等知名大号,融资总额达2.45亿元。其中,巴比特凭借3月份获得的1亿元A轮融资,稳居一季度区块链媒体融资额榜首。

  在行业热络的氛围下,自媒体的吸金力也被迅速炒高。譬如火星财经上线26天估值1.5个亿、点击不到200的软文要价10万元等消息不断撩动自媒体人的心弦,越来越多的人希望从中分一杯羹。3月初,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名称带有“区块链”字样的公众号近200个,带“币圈”或“链圈”字样的达到300个。

  “自媒体做的是无本套利的生意,且项目方投在媒体上的钱通常会占总支出的30%以上,利润非常可观。”陈伟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币圈自媒体的广告占比普遍在50%以上,远远高于其他行业自媒体。同时,几乎所有的币圈自媒体都和项目方存在软文宣传性质的合作。甚至有项目方直接以代币作为回报,送给区块链自媒体,双方联手抬高代币价格。

  “我们一篇500字左右的快讯价格是一个ETH(以太币)。”币马温财经COO温振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区块链项目的核心价值就在于凝聚和扩大价值共识,自媒体是帮助项目方实现这一愿景的重要渠道。

  而在网传月入千万的头部自媒体中,《中国新闻周刊》联系到的金色财经和币世界均表示拒绝回应。

  在毛世行看来,正是大规模的炒作和非理性投资加速了币圈的去泡沫化进程。实际上,已持续半年多的币价跌势也揭示出行业即将面临空炒乏力的颓态。

  根据加密货币行业网站CoinDesk的数据,比特币自去年12月的高点以来已经下跌了大约60%。同时,美国科技类博客TechCrunch发布报告称, 截至2018年6月30日,1000多个加密货币已经“死亡”。

  据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与今年2月份的高点相比,半年以来,数字货币资产已蒸发6300多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3119亿)。1月8日,数字货币总市值达到8300多亿美元,如今已快跌破2000亿美元。

  值得关注的是,在2018年登陆各大交易平台的247种数字货币中,87.5%处于长期破发中,加上登陆新交易所主动压低价格的币种,长期破发率接近90%,平均跌幅在50%左右,真正达到10倍以上收益的不超过3%。

  “币圈之前鼓噪生成的泡沫远未触底。”陈伟对《中国新闻周刊》直言,尽管近日价格起伏震荡,但市场似乎并没有止跌的态势。

  “割韭菜”一条龙服务

  在ICO造富神话层出之后,越来越多圈外人迫切希望抓住行业激情的尾巴,尝试入圈发币割一把韭菜。另一些希望乘上区块链概念的东风的创业者们,也亟须一套足以说服资本的“区块链+”项目书。

  至此,一条从设计、包装到宣传、发行全套包干的产业服务链逐渐酝酿成型。随着新项目不断产出,ICO发币流程越来越标准化,币圈的实际准入门槛也越来越低。

  “哪怕你是个完全的外行,把钱准备好,就能走完流程融资割韭菜。”陈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第一步的技术开发与设计,到最后一步上线发币当庄家,都包含在专业的“一条龙服务”里。

  根据常规流程,项目方先外包技术,制作白皮书(包含项目等技术产品和内容说明书),找大佬站台(外国人、国内投资大佬为主),再进行私募、挂牌、媒体造势,最后发币、坐庄、割韭菜。在整个流程中,包装服务团队可以包揽任一或全部环节,真正的项目方只需坐收渔利。

  分布式科技曾在对这一产业链的调查中发现,制作白皮书的价格在5000元以内,一般一周左右制作完成。而包装一套完整的ICO项目,最少仅需4万元。

  从单次ICO项目融资过程看,项目方是最终收益方。但若从长远看,能够从更多ICO项目中获得多次稳定收益的服务方,即出卖工具和资源的一方,才是最大的赢家。

  《中国新闻周刊》从百度搜索关键词“区块链包装”发现,已有多个网站专职区块链项目开发的配套服务。在一家名为高维空间的公司网站中,提供的服务涵盖区块链项目发行的所有环节:全套区块链开发—全套白皮书制作—全渠道媒介宣传—专业策划顾问—官网设计—交易所挂牌。该公司还在主页显眼处表示:“我们可以做到,从一个概念开始,到具有完整生态结构。”

  而在另一家名为蓝鲸创服的公司网站中,则表示“擅长包装各类型项目”,并细致地列举了常见的区块链项目概念,包括社区、物联、支付、去中心化、智能制造等12个关键概念。此外,公司还提供“生态梳理”“技术梳理”等服务,自称“专注区块链项目,全程包装无忧驾驭”。

  “区块链项目走红后,对区块链技术不甚了解的人也想借区块链赚一把快钱。有这个市场需求了,就必然会出现一系列应需配套服务。”毛世行认为,这导致很多并不具备专业能力的公司和创业者来浑水摸鱼,会拉低整个行业的门槛,搅乱行业生态。

  在标准化流程的一条龙服务加持下,做区块链项目创业似乎成了一件易事。行业日渐火爆,币圈区块链项目质量参差不齐的情况加剧。

  对于币圈区块链项目乱象,苏宁金融研究院互金中心主任薛洪言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分析认为,从外部助推因素来看,最早是龙头币价格的暴涨激发了各方参与虚拟货币投机的热情。而后资本大佬的鼓吹和币圈隐形产业链的暗流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当前,币圈乱象不仅是禁而不止,甚至有越禁越火爆的趋势。

  严打虚拟币,鼓励区块链技术

  一周内接连落地的监管重拳引发了币圈的担忧,观望情绪也在区块链项目创业圈中蔓延开来。自去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叫停ICO及切断数字货币和法币兑换后,监管部门对打着区块链名头、以技术创新名义行骗的种种项目始终保持关注和警惕,包括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等在内的各个币圈链条均在监控之列。从这一轮整顿可以看出,线上与线下联合的系列强整治方案印证了监管层力控区块链与虚拟币交易风险的决心。

  实际上,在这一次以微信为始的整顿风波前,监管层就已频频传出趋于严打的确实信号,直指币圈和链圈的行业乱象。今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仍在持续清理整顿境内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和首次代币发行融资(ICO)活动,采取措施包括组织屏蔽“出海”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截至2018年5月,包括火币网、币安网等知名交易平台在内的110个网站已被屏蔽。

  而早前,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组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也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和ICO行为,属于非法金融活动,要坚持“露头就打”。

  在今年监管明显加强的环境下,币圈区块链项目却仍然呈现野蛮生长之势。薛洪言认为,这和虚拟币的交易特征有密切关系。

  “虚拟货币交易具有天然的点对点特征和跨境特征,用户之间点对点的交易很难根除。此外,境外也不乏一些对虚拟货币持鼓励态度的国家,让走出去的币圈机构有了庇护所,并借助互联网渠道反过来重新服务境内用户。”薛洪言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时点选择来看,这一轮监管整顿可能与近期的P2P爆雷潮有关。很多平台发生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恶性跑路等情况后,再次引发了监管对各类非法集资行为的高度关注,屡禁不止的ICO再次成为重点打击对象,也在情理之中。”

  薛洪言认为,从未来发展趋势来看,不排除后续会有更具系统性的政策出台。监管层或以规范区块链媒体为手段,进一步打击各类违规ICO和虚拟货币交易行为。

  对于强监管下的币圈前景,毛世行怀有长期乐观的预期:“行业正处于周期性下行期,也正回归到一个价值发现阶段,暂时冷却有利于让健康的行业形态沉淀下来。”他表示,已经对手下带领的公司做好了充分的迎接寒冬的战略准备,以不触动法律监管为红线,基于技术路线做产品研发,尽可能减少现金流压力。

  “没经历过熊市的还不算真正的币圈人。”温振对《中国新闻周刊》直言,“追高杀跌是投资本性,最近可能有很多人会抛售自己所有的资产,但当牛市来临时,他们可能又和机会擦肩而过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轮监管中,一些专注于区块链产业报道的自媒体并未受到影响。薛洪言认为,对于前期大量涉足虚拟货币交易和推介的币圈自媒体而言,去虚拟货币化或是唯一的出路,但也意味着放弃主要的盈利来源,要坐冷板凳、过苦日子,习惯了赚快钱的币圈自媒体未必适应。

  从当前监管的实质行动看,区块链和虚拟币并没有混为一谈,依然遵循了政策层面的要求。薛洪言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政策对虚拟货币和区块链的态度是截然分开的,严厉打压虚拟币,但鼓励发展区块链技术。

  即使币圈降温,毛世行和陈伟依然表示对区块链技术怀有信心。“无论如何,区块链是一项伟大的技术,只是在此前的初步实践中被恶意利用了。”陈伟说。

  “如果区块链必须与虚拟货币联系在一起,那么区块链这种技术,我认为是没有前途的。”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曾公开表态称,区块链最不适合应用的领域就是货币领域,也最好不要集中在金融领域,而应该重在实际应用的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这一轮监管能够有效冷却币圈市场,这对行业和投资者而言都有利好作用。”毛世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行业必须告别野蛮生长的阶段,不再过度放大欲望,冷静下来深耕技术;投资者也必须告别非理性的盲从阶段,积累专业知识,不要炒作概念。未来,区块链技术的价值在于改良社会架构,而绝非今天的虚拟币暴富神话。”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伟为化名)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